百年双十大讲堂的讲座——《历史故事是如何讲述的》
发表时间 : 2019-03-21

2019317日,清华大学校长助理彭刚教授,莅临厦门双十中学,为我们做百年双十大讲堂的讲座——《历史故事是如何讲述的》。

彭教授还未到,会议厅内便座无虚席,人头攒动,大家都期待着这场精彩的讲座。不一会儿,教授西装革履走进了会议厅,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静心等待着讲座的开始。

首先,彭教授便用帕斯卡幼时从几个简单的欧式几个公理推导出大部分欧式几何的例子说明了每个学科都有自己的预设,这是每个学科的地基。而当这些预设会受到质疑时,既是这个学科的危机,又暗藏着机会,一个改革的机会。关键是如何处理这些质疑,就像鲁迅先生所言:“同是不满于现状,但打破现状的手段却大不同,一是革新,二是复古。”而历史这门学科也曾面临这样的危机。“什么是历史?”彭教授引领我们的思考,历史往往有两层含义,一是过去发生的事,二是对过去的事有记载,有可以追溯的痕迹,例如考古发现遗留下来的宫室器皿、文字记载等。正因为有了这些记载,事物才不会像苏子所言“事如春梦了无痕,”转念一想,我们今天能读到苏子的这首诗,不也验证了事情并不是都了无痕迹的吗?

彭教授时时用风趣幽默的例子帮助我们理解那些生涩的概念,让全场的氛围活跃起来,大家也都沉浸在历史的星空中,其中让人印象颇深的便是彭教授提到的历史学家应有的警觉:知道自己的无知(knowledge of one’s ignorance)。这是苏格拉底提出的,或许也应该是我们每个人应有的警觉。我们知道世上有许多未知的事物,可更多的是我们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东西,这些所有未知的东西本身就是一件有趣的事,史料看似是一件确定、真实的事,可我们所见到的所谓的历史事实是经过主动和被动的选择而得的。主动的选择,举个简单的例子,就是在一个完全黑暗的山洞里,你拿着烛火台,或寻找你感兴趣的,或寻找一条光明的路,可你没法洞悉整个山洞,因为烛台的光是有限的,你的视界也是有限的,而被动的选择则是在历史的大浪淘沙中不可避免的。

在历史的星空中,彭刚教授又帮我们领略了史料解读的不确定性,感受了“整体大于部分之和”的哲思,体会了清华学院的芳华风采。

最后的问答环节,彭刚教授耐心地解答了同学们的问题,他在尽心地为每位同学照亮了历史求学之路,为那些在徘徊与迷茫的人指点迷津。两个小时的讲座,我们不仅收获了学术的知识,更明晰了历史之于人类的意义。

我们为什么学历史?因为人类对于过去感到好奇,我们渴望知道过去发生的事情,我们想了解自己从何而来。另一方面,因为历史与现在有关,有人说中国人没有信仰,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我们的信仰便是汉字与华夏五千年的历史。“观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历史五行五色,却决定了我们从何而来,要去往何方……

 

打印】 【收藏】 【关闭